星速 SPEEDY NEWS

  • Speedy Gallery
  • Speedy Shop
  • AI Salon
  • Non
  • Lilie
  • YouTube
  • facebook
  • twitter
  • instagram
  • bilibili
OFFICIAL
  • facebook
  • twitter
  • LINE
SHARE

我一直在思考:或许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的实验

美国总统大选在即。

明明开票还没开始,国民们大概已经厌倦了特朗普的不肯言败,在共和党的最高法院通过决议以考虑逆转胜利,违反宪法地进行邮政投票,让武装过激的支持者妨碍反对派的投票,乃至于互相辱骂对方的候选人。

但这不是河对岸的八卦新闻。

1.我们所信仰的民主到底是什么?

在我看完网络纪录片「投票的力量」后,我一直在思考:这真的是一个反映人民意志的公平、正确的制度吗?
https://www.netflix.com/title/81304760

民主只是一种政治制度,它始于244年前的1776年的美国。 当时,它是非常实验性的,没有大众媒体和社交网站。 即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黑人和妇女也没有选举权,即使在今天,不同的州也有不同的投票规则。

即使到了2020年的今天,美国仍然需要提前登记才能投票,有些州甚至只在选举当天才接受登记。 从登记到投票,你要排队等候几个小时,投票率一直停滞不前。 (事实上,日本的选民投票率比美国还差,即使投票如此容易,但这是民主的危机。

根据英国经济学杂志《经济学人》(EIU分部)对全球167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 “民主指数2018″(Democracy Index 2018)调查,世界上民主的比例为48%,这个比例已经不到独裁和混合政治体制的总和的一半。

◆参考
世界民主国家排名:日本是民主国家吗? 独裁政权?
https://mieluka.com/144/

日本排名世界第22位(7.99分),被评为 “有缺陷的民主国家”。
EIU的民主指数对选举过程和多元化、政府运作、政治参与、政治文化和人权五个类别进行打分,每个类别(即投票方式、选民投票率、新闻自由等)的评分为0至10分,并以平均分作为总体评分。 2014年之前,日本还被评为完全民主国家。

以东京为例:票数完全相差一倍,这实际上已经违反了宪法但根本没有被纠正。 换句话说,我们要明白:民主制度本身是试验性的,需要与时俱进的。

◆参考
1票差距,众议院高达2.016倍,6个地区超过一倍。
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ZO62328430V00C20A8PP8000/

不过,民主制度有承认少数人权利的历史,有时是听从市政府的 “声音”,经过一番争论。 独裁政权避免了不合理的监禁和难民流亡。

 

2. 网络媒体的民主岌岌可危

还记得2016年上届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被揭发的 “剑桥分析公司事件 “吗? 这是一桩丑闻。一家同名的政治咨询公司在Facebook上获得了大量的个人档案,并利用这些档案来操纵舆论,将其用于支持布雷斯特和特朗普的政治广告。

还有几个国家也被认为参与了操纵美国舆论的游戏。 在其他国家,人们还没投票就被社交网站的过滤气泡功能所洗脑。就像有一个科学研究结论所说的: 如果你的三个朋友都很肥胖,你很可能也会变得肥胖。

◆参考
从 “剑桥分析 “事件看如何 “黑客民主”(植田かもめ)
https://note.com/tuttlemori/n/nca7d25f51a9c

Netflix《灰色与黑客:社交媒体史上最糟糕的丑闻》。
https://www.netflix.com/title/80117542

美国国务院呼吁,如果有来自俄罗斯和伊朗的黑客攻击,提供信息帮助识别和找到参与本次总统选举中通过网络攻击干预选举的外国势力人物,最高可获得1000万美元(10.5791亿英镑)的奖励。
这三种主要方法是:

・通过拆穿当事人获取内幕消息。
・利用SNS大规模传播虚假信息和引起情绪反应的信息。
・对选举相关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

◆参考
俄罗斯的政治干预网络活动–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方法和意图。
https://www.spf.org/iina/articles/kawaguchi_01.html

美国总统大选 “俄罗斯干预 “真能防得住吗? 一些州把安全预算用在新冠预防上。
https://toyokeizai.net/articles/-/372012

 

3.未来的民主
我们必须改变这个有着244年历史的民主制度,以适应21世纪的网络世界。

成田副教授的专栏很有意思。
他说,民主必须改变,以适应社会变化和时代科技进步。 否则,我们可以像美国近年来那样,操纵社交网站制造舆论。

提出了三项建议:

・液体民主主义

让DX时代的所有投票都彻底的整合成网络投票;让人们以0.1的增量为每项政策投票,将每一票细分。 与其投票给政客和政党,不如根据你的利益和关注点,为个别问题投票,如育儿、养老金和我们的工作方式。

这是一种允许小而多样地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只有一个执政党和一个反对党。执政党与在野党更注重政策而不是人民的心意。

・数据民主主义
停止选举。选举给人们灌输了一种类似于节日的心理结构,所以很容易被拉进别人的想法。 因此,不断收集选民和民众的无意识欲望数据。

收集数据的方法是通过每个人过去的选举行为、社交网站、街道上安装的监控摄像头来收集人们的行为和言论数据。 它倾听人们在街头的言论和声音,了解他们的声音在说什么,表达什么。 找到其中隐藏的声音。

・迂回民主主义

让少数 “权贵 “在尽可能少的民主程序下做出重大决策和改变。
这种想法是完全根据民主的最大共同点来制定政策决定,从而扼杀创新。

民主制度,人人权利平等,是一种不鼓励有奇特才能和经验的人去开疆拓土,产生价值和差异的制度。 我们的想法是尽量 “绕过 “这种民主程序。

◆参考 耶鲁大学助理教授 成田悠辅 《选举和政治家真的有必要吗?》
https://globe.asahi.com/article/13857057

 

4. まとめ
いま、私たちが考える”民主主義”は、21世紀のインフラに合わなくなってきている、という感じがわかってもらえましたか?

これまでの民主主義が解決した人々の不平等を、これからも進めていくために時代にあった民主主義に変えていくべきでしょう。それには、いくつかの方針が必要と思う。

・国家ごとのDX(デジタル・トランスォーメーション)
スマートフォンの利用料金の低減によるデジタル格差の是正
書類・押印・役所への届け出作業など合理的にし、無駄をなくす。
ネット投票が実現できるインフラ・社会を作る。

・ICTをベースとした新しいグローバリゼーション
DXが進んだ他国家と提携し、コロナで後退したグローバリゼーションをデジタル力により推進する。
ワクチン開発の共有化、人の移動のフレキシビリティ、エストニアのような優れた外国の頭脳
を取り込む、など。日本のように少子高齢化に大して、海外の若い労働力だけでなく、ネットを通じた頭脳を大胆に政策遂行に活用していく。

・多様性(ダイバーシティ)を活用した政策遂行
一方的で中央集権的な予算配分による政策実施だけでなく、ユビキタス(偏在的)に予算執行できるネットインフラをつくる。
民活(技術)による提携、クラウドファンディングを活用したマイナーな政策も実行できる仕組みづくり、コンストラクティブ・ジャーナリズムによる早期の問題解決、など

◆参考
デンマーク初の「コンストラクティブ・ジャーナリスズム」(建設的報道)とは?
http://spdy.jp/news/s5775/

最後に、京都大学iPS細胞研究所所長である山中伸弥 教授の言葉を引用しておく。
「ダーウィンは、進化の中で生き残るのは、いちばん強い者でも、いちばん頭がよい者でもなく、いちばん適応力がある者であると言いました。

適応力は、多様性をどれだけ保てるかにかかっています。ところが今、人間はその多様性を否定しつつあるのではないか。僕たちの判断で、僕たちがいいと思う方向へ生物を作りかえつつあると感じています。

生物が多様性を失い、均一化が進むと、ちょっと環境が変わったとき、たちどころに弱さを露呈してしまいます。日進月歩で技術が進む現代社会は、深刻な危うさを孕んでいると思い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