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速 SPEEDY NEWS

  • Speedy Gallery
  • Speedy Shop
  • AI Salon
  • Non
  • Lilie
  • YouTube
  • facebook
  • twitter
  • instagram
  • bilibili
OFFICIAL
  • facebook
  • twitter
  • LINE
SHARE

东北新社创始人 植村伴次郎先生的事。

去年,我的指导者——90岁的东北新社创始人植村伴次郎先生从这个世界上离开了。我收到了植村伴次郎先生告别会上的照片,很遗憾我在国外,没能参加这次告别会。

我作为应届毕业生进入东北新社工作,从CM制作部被分配到卫星广播事业部,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植村先生的手下参与工作。从1988年到1997年的9年时间里,承蒙植村先生的关照。

像植村先生这样伟大的人没有留下任何自传也许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实际上,有一天,对着子公司的后期制作「Tecnica」(现在的Omnibus)的社长山下先生说「用影像记录我的半生」这样的话。于是大家立刻在社长办公室里布置了照相机和照明设备,植村先生立刻说「啊啊,这样的照明方法真是糟糕极了!」生气了起来,就在一瞬间终止了摄影。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讨论自己人生的场面,就这样结束了一生。

在我从东北新社辞职前的数年内,我每天都和植村先生在一起,所以我想记录下据我所知的植村先生的人生。

植村先生在设立起东北新社的之前的1950年代,在新桥经营着一家名叫「COMO」的酒吧。就在那里,四季剧团的年轻演员们聚集在一起,在这其中就有黑柳彻子小姐。植村先生生于1929年,所以那会儿才20多岁。

1950年代的后半段,从广播时代变成了电视时代。来这个酒吧的客人中有东映电视部的渡边亮德先生(当时的课长,后来的副社长)。他作为电影公司中最受欢迎的电视部门的新事业,将《假面骑士》一手打造成热门系列,给东映公司带来800亿日元以上的利润。给了他这个建议的正是植村先生。渡边先生在之后1996年从东映公司引咎辞职(为了自己的生日聚会花掉了2亿日元,这件事上了周刊新潮后引咎辞职)为植村先生设立个人事务所,直到植村先生去世为止,都终身陪伴。

1960年代的电视业界没有自己制作的能力。植村先生就从中看到了一线商机,设立了给海外引进的节目配上日语配音的「東北社」(以植村先生的出生地秋田为印象,以浅利庆太先生命名。标志的方向指向秋田),开始了这方面的承包工作。当初的电视剧虽然也自己进行日语配音,但一天只会完成一话的配音。在这个前提下,植村先生则支付给声优们两倍的工资,让他们通宵达旦的工作,能够一个晚上完成三话的配音。就这样拿下了电视台的订单。的确,这样的做法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创业1961年)

「家有仙妻」「虎胆妙算」「Laramie」等影片的配音业务非常繁盛。当时因为电视节目的内容严重不足,所以这些影片在电视上每周播放3次。

在之后的「Thunderbirds」(所以黑柳小姐才在其中出演)中不仅仅是配音工作,植村先生还亲自从海外引进节目,进军“版权”事业。这是因为随着贸易自由化,除了大型电视台以外的企业也可以自行向海外汇款,直接购买电视版权。各种各样的竞争公司中有一家叫「太平洋电视」的公司,但由于向好莱坞工作室的专利费中被发现被讹诈行为,于是面临破产。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植村先生得到了好莱坞和犹太人执行制作人的极大信赖。

另外,植村先生也长期担任日本犹太人协会的会长。有犹太人的朋友去世后也会给他们一个像日本一样的奠仪,在以色列种下一棵树就是证明他们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活过的最好证据。作为流浪之民的犹太人的心灵依靠的以色列,在这里植树造林是最让犹太人高兴的地方。作为一个日本人能将这种习惯融入其中,也是植村先生的厉害之处之一吧。

那么,1970年的东北新社除了原有的配音事业之外,还成功地将版权事业和与该作品相关的商品化权利作为3大收益支柱,在赤坂建立了本公司大楼(被称为「Thunderbirds大楼」)。

在东急集团征用酒吧「COMO」所在的新桥周边的土地要求酒吧拆迁的时候,植村先生作为城镇的代表,与五岛庆太先生交涉而出名的故事呀,船因为海难而被破坏漂流到海岸线结果偷看到了宝石走私交易被邀请成为同伴的故事呀,以及著名演员女儿梅拉妮·格里菲斯因金钱困扰而给植村先生的零花钱的故事。等异想天开的轶事比比皆是。

总是给我讲述与儿玉誉士夫,太刀川恒夫,德间康快等昭和怪人们的交友等刺激的话。

我被分配为利用1989年发射的通信卫星的卫星广播Skyport TV的启动准备人员。然后就是将直接体验通信和广播的藩篱问题、伴随数字广播开始的软银朝日电视台、20世纪福克斯的会长鲁帕德·默多克设立的J天空B的设立、美国迪瑞克TV进军日本等百花骚乱的多频道时代。关于这一点,在朝日新闻政治部记者出身的山下隆一(当时是朝日新闻明星,现在的CS Onten的常务)写的书「The Black of Sky TV:赌CS媒体的男人们」中有详细的记载。不知为何福田作为反派角色出现了。

https://iss.ndl.go.jp/books/R100000002-I000004017957-00

当时的植村先生对卫星电视有着不同寻常的热情,他说「我不想以一个广告制作的老爹而告终。」最终以一个非常巧妙的战术(田中角荣向邮政省施加压力,与竹下派连手,很多事情还不能写)成为了「星空频道」「超級J頻道」(现超级电视剧TV)「Family剧场」「Classica Japan」「围棋·象棋频道」「花花公子频道」等6频道的老板。

大概是在1993年,我带着包和植村先生一起参加戛纳电影节,两个人坐在欧米茄前的长椅上休息的时候,植村先生说「福田君,我被人雇佣工作是在美军基地的调酒师做的时候。那时候士兵的金黄色欧米茄的手表就是我憧憬的东西。」植村先生是初中毕业生,战时在群马的中岛飞机(现富士重工)的工厂动员中成为学徒制造战斗机,就这样进入了社会。从那以后,他就是一个以自己的视角扩大商业的大天才。直到现在,每当我因为经营判断而烦恼的时候,植村先生的话就会在我脑海中闪现出来。

真的是回想到停不下来,还有很多很多有意思的小故事。

・在台风来临的夜里打来电话,要求用一次性相机拍下正在经营的超市(NATIONAL AZABU、National Den-en)的招牌是否掉了。
・想做能看到环八行驶的高速车的旋转广告牌。
・为了把还很贵的VHS磁带贴在便利店杂志的赠品上,命人去美国找厚纸板。据说每天早上做这个点子的梦,就会用枕边的笔记写下来。
・通过将男性厕所的马桶从低到高的位置改变为高,进行了消除反弹的实验并被采用。
・集团各公司每天消费的卫生纸从外部购买非常不合理,于是成立了名为National Azabu Supermarket的公司。
・给周末接待的高尔夫客户的礼物是送给对方夫人的昂贵遮阳伞。这份遮阳伞其实是用在米兰购入的帝国酒店的窗帘经过防水加工制作而成的。
・在工作人员的包里塞着有进口限制的高级火腿从伦敦回去了。
・他们把在嘎纳拍摄的哈雷彗星的影像作为「星空频道」的节目背景,要求支付版税。当时福田是星空频道的营业部部长,又是东北新社管理,一人分饰两角。也就是说,这是东北新社社长拜托星空频道部长的面子。(参考了NHK晨间剧和交响乐团的商业模式)
・用饮用水充满尾山台自家的豪华游泳池,却因为作家渡边淳一说「灾害的时候可以分发给附近呢」而大发雷霆。
・为了在烧烤派对上教大家如何烤洋葱,我们一起去了National Den-en,从如何挑选洋葱开始进行了讲解。当时的店员对植村先生惊讶得不得了,原来他的弟弟叫七郎。笑
・爱干净是有名的,搭在椅子上的夹克和办公室播放的音乐的收录机就那样放进了垃圾桶。
・在国外出差的时候目击到营业员穿着夏威夷衬衫,之后在飞机内也制定了打领带的规则,连衬衫的第二颗扣子都解开的前辈被骂了一顿。
・当大家在戛纳街头漫步时,突然被问到「你知道这里是什么路吗?」我回答说「这是拿破仑凯旋的路」,于是就在那天被当作英雄了。
・初夏的戛纳一个名叫穆然的村子里有一场城堡晚餐,每人是一个从9点到0点时间很长的套餐。出于礼法上的原因我们穿着礼服前往吃饭,汗流浃背地努力着,结果看到美国人们穿着牛仔裤和T恤就进来了,情况一度十分尴尬。
・被提议想和平时没有交流的职员一起吃鳗鱼。当时,有人说了某位主管人员的坏话,于是宴会就立刻结束了。
・超级频道最初的广告客户是和植村先生一起展示的吉野家(当时的杉本社长)。在最顶尖的营业部门与万代等几家公司一起工作,掌握了营业的诀窍,自己第一次刊登了多摩川的二手车店的广告。被特别夸奖了。
・会议的时候看了植村先生手头的便条,写着「这家伙是少将」,之后那个董事被降职了。
・用电脑开会是必须的,所有的报告和估算差了1个单位就会被骂。而且因为没背顾客的电话号码会被骂,所以我到现在还记得电视台的代表号码。
・在与DirecTV Japan合作的首次会议上,TSUTAYA的增田社长以「伴次郎先生」的名字多次称呼他。植村先生认为这很失礼,于是商谈在一瞬间就结束了。
・向现在的安倍首相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当时,自民党政调会长)送去了白色沉甸甸的纸袋。我不知道里面的东西。
・28岁的福田被委托去取得世田谷区尾山台的土地,以建立卫星广播的上行链路基地,忘记发生了什么,却惹恼了那里的地主。于是用了一箱橘子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大人物拿着沉重的橘子箱去道歉的话就会获得原谅,这一道理令人佩服。
・关于秋田酒造的故事,以及在一木大街上天皇家御用碟子事件,在这里是写不出来的。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植村先生富有魅力的身姿浮现在眼前,寂寞感突然呼啸而来。
请一定安息,在天堂里。

福田淳

昭和37年 1962年的新闻取材。

新桥的酒吧「COMO」时代

 

成为跃进契机的「Sunderbird」